青君

愿君予我以长春

all主配角冷门废料堆积地,参赛小号,墙头一堆,随遇随爬,老爷们点赞评论就可以了,就不要关注不要关注不要关注了orz

【梦间集联动】不堪数


   “无剑。”

   听见有声音唤他的时候,冬天里难得的阳光正透过窗棱铺了半床,无剑从暖黄的光线里模模糊糊地转头望过来,看见白扇倚在门边,眉眼舒展着,在笑。

   “有客来。”

   “……”

   “可是生了梦,魇住了?”

   模糊暖色的光线里浮沉着细小的尘埃,无剑压低了睫,许久之后,才重新望过来,嘴角挂了点笑意。

   “不……我没事。”

   温煦的阳光将散乱的发丝都微微烘暖,无剑抬臂随手挽了个髻,拾起之前疲极睡过去时扔在床边的外衫,利落披上。

   “有魍魉?”

   “你啊你啊,到底有没有听在下说话。” 白扇无奈地摇着头,扇子一拢轻轻拍在了他的头顶,“是你的客人。”

   “我的?”伸了个懒腰,无剑越过白扇往外走,一抬眼却猛地收进满厅室洒落的光,澄澈的光线将窗纸都映得明亮,大红色的剪花模糊着边棱,在地上歪斜着投了个吉祥的字样。

   “过年的时候都没细看,这窗花……”柔淡下眉眼,无剑踩过满地的光色,低低笑了一声,“不都贴歪了吗。”

   跺跺的脚步声逐渐消失于廊后,妙手白扇收回视线,转眼望着颜色未褪的窗花,守岁时满地的爆竹碎屑和喧闹的笑语此时一概溶化进金色里,再一转眼,却是看清了窗外一迭模糊的灰白色。

   冬末的颜色,却是显得有些寂寞了。

   “唉,也罢。”

   将折扇收回袖里,翩翩文士低低挽了袖口。

   “在下今天就帮你一回吧。”

 

 

 

 

   

   今天大概是个重逢的好日子。

   再见到千机伞的时候,无剑发觉自己并没有太惊讶,坐在祭坛边的男人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背后火红的披风顺着石阶蜿蜒下来,像是火苗的舌,舐着尖锐的伞尖。

   意气风发。

   无剑笑着走上前,却被千机伞看过来的眼神突然滞了一下步子。

   到底还是不一样了。

   无剑想。

   这个人像是风尘仆仆之后,被晚年世事淬炼出来一种从容沉稳,细细望去,竟显出点苍凉出来,已经不能用“意气风发”来形容了。

   “许久未见。”

   无剑笑了,跟着坐在祭坛边,用力握上千机伸出的手,跟他撞了一下肩。刹那间诸多往事已自动回溯,让两个人轻笑出声来。

   “裂隙怎么又出现了?”

   “是我自己打开的。”

   “嗯?”

   千机伞笑着望过来。

   “我之前一直在尝试,没想到今天突然成功了。是因为这个祭坛吧,看出来被人用心布置了一下,是你做的?”

   “……”

   沉默了一瞬,无剑抿了抿唇,再开口时,却是将这个话题轻轻带过了。

   “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做吗,千机?”

   “哈哈哈,难道我就不能来看你吗?”

   “我倒是觉得你不像因为思念我就尝试这种原本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事的人。”手指了指身后祭坛上方出现的裂隙旋涡,无剑有些狡黠地勾了嘴角,“是为什么而来?”

   “……”

   沉默了一下,千机伞垂下了眸,无剑于是在他身上又见到了那种暮年一般的静淡,皱了皱眉。

   “千机?”

   “确实是有点儿事,叶修最近为了给我升级,需要很多材料,可是……”

   一旦谈及“叶修”这个人,一向稳重的人就显了软肋,这点倒是经久不变。无剑笑着望着前方寂寂的庭院,缓缓站直了身子。

   “明白了。”

   千机伞抬脸望他。

   “我们走吧。”

   一把拉起尚坐在原地的伞,无剑拍拍衣襟上的灰尘,笑得依旧像是少年模样。

   “可得抓紧时间。”  

 

 

 

 

   “感觉你变化不小。”

   随手折下拦路的枯瘦枝条,千机伞柔和下眉眼,低磁的嗓音混着笑意,温暖得很。

   无剑微微一愣,然后失笑着摇摇头。

   “我还想说你变化不小,原来在你眼里我也是这样?”

   “是了。大概自己是无所觉的。”

   抬头望时,前方阳光倾洒,脚下的土地沙石冷硬,带着冬天的干燥。偶尔有灰扑扑的飞鸟掠过头顶,阳光下落下几声婉鸣,带来些裹藏的春意。

   无剑望着前方道路的视线沉静,就连嘴边时而勾起的弧度也是安静的。千机伞望着他,觉得这个人有时就要淡进空气里,跟这整个五剑之境一齐呼吸着。

   “说来,天罡并不在你身边?”

   想起来修道的少年稚气却坚定无匹的眼瞳,转眼却是清冷的石室间无剑一个人朝他走过来的身影,千机伞皱了一下眉,又很快舒展开。

   “当初跟我说,‘一定会守护好’。”

   “哈哈。天罡只是在随我修行。”弯眸笑了,无剑转头望了他一眼,倒是有些无奈了,“现在修行结束,早已回去终南山了。”

   “……是这样。”

   “他自有用一生去守护的东西,我也坚信他能守护好。”

   眼见到达矿洞附近,魍魉难听的嘶吼起伏隐现,无剑轻淡地并拢双指,视线垂落下去望见握于掌心的无形剑气的时候,也不由地恍惚了一下。

   “大抵每个人也都是这样。”

   他的声线像是自语,千机伞一时也听不真切,却也看见无剑笑着望过来,霎时眸光灼灼,又是少年剑客,鲜衣怒马。

   “我也得好好守住才行。”

 

 

 

 

   

无论经过多久,这个矿洞都是保持着记忆深处的样子,一站住在洞口,三人相处的记忆就鲜活地翻涌上来,连带着那一整段现世的日子,都被勾连着牵引出来。

   千机伞一时间竟也恍惚,朦胧地想起一些事情,又觉得毫无意义,偏偏心思压抑下来,心里竟然有了些难以释怀的苦涩。

   无剑轻轻皱了眉,却并未打扰。直到千机伞垂眸望了他一眼,那双眼里琥珀一般的,压封着某种让他心悸的情绪。

   “千机?”

   “其实是我有事瞒你。”  

   “千机。”

   “我记得你之前同我说过。”摩挲着手里冷硬的伞柄,千机伞沉默了一下,才又开口,“你之前的主人,已经……”

   “……”

   瞳孔紧缩了一下,无剑张了张唇,感觉喉咙紧扼,直接哑了声线。

   “难道……”

   千机伞却摇了摇头。

   “但是我感觉得到……”

   殷红的披风掠过身侧,千机伞提着伞,依旧步伐沉稳地往洞里走。

   无剑站在原地,寂寂地攥紧了手指。

   “愣着做什么?”

   仿佛是察觉到了他的情绪,千机伞笑着回过头来,眉眼舒展的,又是温和强大的模样。

   但是无剑看清楚了,压在那双眼底的,现在确实可以清清楚楚称之为“苍凉”的东西。那种苍凉逼得他眼眶一热,可他依旧装作不知的样子,笑着跟了上去。

   “来了。”

 

 

 

 

   “咔咔——”

   稳得不像话的手在飞快地拆卸组装细小的零件,无剑望着那把伞再次逐渐成型,依旧像多年前一样,由衷地赞叹了一声。

   “咔——”

   重组的伞面再次撑开,精致的武器在千机伞手里飞快地变换着形态,无剑在一边看得出神,末了听见千机伞低低一句“成了”,这把武器霎时定格成原先的模样。

   无剑再去望千机伞的神情的时候,发现男人此时低着眸,嘴角终究勾起点笑意,又逐渐泯灭下去。

   像是欣喜,又是无力。

   无剑假装没有听见他泄露的小小叹息,起了身在阔大的矿洞里转了一圈,笑着同他说话。

   “这个地方,反像是特别为你们准备的一样。”

   他用挤出来的余外欣喜,想要聊尽些可笑的安慰,千机伞也就跟着抬起头来,微微弯了弯眉眼。

   “这倒也是,如果告知我在那个世界的同伴知晓,想必也是好一番羡慕。”

   “我随时欢迎。”顺着答应了一句,无剑敛了目光,又是涩涩地牵了牵唇,“不,也不能算是随时……”

   “……”

   他的模样少有的失措,纤拔的身子挺直得像是雪松,偏偏低头的动作透出种踟蹰出来。

   千机伞从地上站起身子,未执武器的手滞了一下,还是覆上他的头顶,柔色的瞳眸低低地望下来。

   “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尽可说与我听。” 

   “呵。”

   他这一副安慰的姿态让无剑笑出声来,轻轻摘掉他覆在头顶的手,抬眼对上那双包容尽显的眼睛,摇了摇头。

   “……无事。”

 

 

 

 

 

 

   

   “接下来要怎么办?”

   青冷的石阶上,无剑仰着头,笑着去问站在祭坛边的千机伞。

   千机伞望着逐渐缩小的裂隙,静默了一会儿,又笑着转头望回来。

   “是呢……可能,会陪叶修一起睡下去吧。”

   他声线低缓,竟也添了些浅淡的的从容。

   “我是只属于他的银武。”

   “被他单独落下的话,可是会寂寞的。”

   “是这样吗?”

   无剑想了想,又微笑起来,眼瞳里逐渐铺就上暖煦的光色。

   “其实啊,我今天,也梦见独孤了。”

   千机伞安静地望着他,视线柔和。

   “真奇怪,明明是个经久连梦境都吝于赐予的人,偏偏今天就靠在门边那么笑望着我,我在想……”声线低下去,无剑眯了眯眼,嘴角的弧度还是挂着的,“他是不是也终于觉得寂寞了?”

   “无剑……”

   “真是个任性的主人,明明只要他说,我就会立马赶去陪他的。”

   “……”

   这是个告别,千机伞想。

   他在说终有一天他会卸下身上无数人交予他的责任,去追逐自己最割舍不下的东西。这当然不能归于悲伤,只能算是得偿所愿。

   或许他也像无剑一样,守护和责任都是里蕴力量的枷锁。陪伴和荣耀都是他竭尽一生想要献给叶修的东西,但是现在如果是跟叶修一起的话,终于可以安心去见苏沐秋了吧。

   千机伞闭眼笑了一声,再往前望时,无剑已经站上了他身边,黑紫的空间旋涡紊乱着气流,将殷红披风的一角火焰一般地烙印进眼角。

   “这一去,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

   其实是再没有见面的机会了,两人都知道,但是都不说,装作小别的样子,笑着握了手,再次撞了一下肩。无剑笑着,顺势搂着千机伞的肩膀,完成了个拥抱。

   “再会,千机。”

   “啊。”千机伞低声应着,拍了拍他的背,像是不舍,像是安慰。

   无剑抿了唇,喉结滚了一下,终是按着他肩膀,弯着眉眼将这个人往就要关合的缝隙处一推。

   “且回吧。”

   千机伞顺着力度站定在裂隙前,沉默了一会儿,才侧脸弯了弯嘴角,跨迈了进去。

   这是第二次了。

   无剑安安静静地望着逐渐湮灭的红白身影,那被气流拉扯的披风缱绻着划着弧度,像是簇起的焰火,缭绕着去往另一个世界。

   不会再有第三次了。

   明明是各自时空都不相干的人,偏偏又如此相像。这坚定和勇气明明是他点拨自己,可是他现在眉眼柔和,一身疲倦。

   不守护也可以吗?

   只剩自己一个人的话,不守护也可以吗?

   就这么想着,苦涩的情绪已经上涌着逼红了眼眶,无剑无奈地勾着嘴角,闭了一下眼睛,上前着走了一步。

   “千机!”

   连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住他,但是千机伞已经侧脸望了过来。

   他在笑,那些曾逼红他眼眶的苍凉模糊着,逐渐淡成平缓的从容。

   无剑又是往前走了一步,忽而傻傻地笑开,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

   “……”

   “……好梦。”

   

 

 

 

  『岁月不堪数,故人不知处,最是人间留不住』

   

   

   

   

   

   

   

   

   

   

   

   

   

   

 

   

   

   

   

   

   

   

   

   

   

 

 

 

 

   

   

   

   

   

   

   

   

   

 

 

 

 

   

      

   


评论(7)

热度(63)